• 马天宇:我和郑爽很像 都不会阿谀奉承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陶喆    9月21日,被喻为“音乐教父”的台湾歌手陶喆在北京举行全新专辑《六九乐章》新闻发布会,同时还交出了自导自演的第一部音乐电影短片《暗恋》,并同时举行公映会。这是他在内地举行的首场也是唯一一场的公映会,发布会现场,舞台被设计成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效果,制造出自由、开放的氛围。新专辑《六九乐章》是陶喆推出的第六张专辑、第九张音乐作品,在这张令他畅所欲言的摇滚专辑中,1969年出生的陶喆将从小怀抱的摇滚梦想付诸实现,通过这部短片的热身,陶喆踌躇满志地宣布明年将专心开垦电影领地,专注于自己的电影创作,希望能取得比音乐更好的成绩。可能一两年甚至三年不会碰音乐,记者问他是否打算今后转行拍电影了?陶喆道出了进军影视界的初衷,他坦言:“电影是我人生的最大梦想,不是玩票,是必须要做的事,我从10岁起一直想做,大学修了5年的电影。音乐是我的第二梦想,计划巡回演唱会后,把100%的精力放在电影上。现在剧本完成了一半,是歌舞片,打算明年开拍。”    新专辑中陶喆首部自编、自演、自导的影像作品《暗恋》,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陶导对于电影的拍摄要求极为苛刻,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完美,他的努力也得到了一致认可。片中暗恋、暧昧的情绪深深感染了现场的每个人,发布会上,陶喆获得“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6座奥斯卡小金人状的奖杯,以及9张披头士的限量单曲碟。陶喆兴奋地拿起最佳男主角的奖杯拍照,然后嘟囔着“我怎样才能全部都拿起来呢?”,陶喆介绍他是用短片的手法拍摄了这首《暗恋》的MV,在这个取材自真实故事的作品中,陶喆和女主角杨谨华上演了一段真真假假、似有若无的暗恋故事。陶喆表示在许久以前就认识了杨谨华,觉得对方非常漂亮,很有自己独特味道,非常开心能与她合作,其实,拍摄音乐映像可以看成是陶喆对MV的一次“叛变”,金牌大风大中华区总裁黄伟菁透露:“5分钟的MV已经像恐龙一样绝种了,没人看,那为什么还要浪费钱去做这个事呢?其实可以拍电影,不用多长,就是专辑情节的延伸,用剧情去解释专辑。”[page_break] 陶喆    1969是灵感来源“R&B教父”头衔是误读    陶喆新专辑定名为《六九乐章》后便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所谓“六九”指的就是1969年,就是陶喆出生的年份,当天发布会现场特别设置了一堵“69体验墙”,展示了1969年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的图片,播放了1969年的回顾影片,阿姆斯特朗登陆月球、首个人工心脏移植手术、披头士解散等等看似不相关的事情不约而同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尾声爆发,并对其后数十年产生影响,陶喆透露,这些历史事件以及其中所蕴含的精神正是他创作《六九乐章》的灵感启发。陶喆说:“1969年之前世界还很保守,然而在1969年之后,一切都爆发了,新思潮爆发,情感爆发,甚至连科技也爆发了,整个世界好像串联起来搞叛变。”   出道十余年,陶喆的音乐态度愈加随性,在新专辑《六九乐章》里首波主打曲《火鸟功》(ZeroToHero)中,运用了大量摇滚元素,彻底玩起摇滚。在全新专辑的音乐制作上,陶喆不仅采用充满摇滚原味的bandsound编制,而且专辑中所有的吉他演奏每一轨都是他亲手演奏的。陶喆还表示,《六九乐章》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回归,回归到最本质的音乐,陶喆说:“这次我们用了最简单的三人乐队,也没有任何弦乐,音乐越做越复杂,没有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能用音乐把时代连接起来,通过这张专辑就把现在这个时代和自己那个年代连接在一起了。”陶喆表示无名小卒与超级英雄之间只有一线之隔,成为英雄之后应该回头去检视自己最初的心,回归最开始的纯朴。对于69之子的陶喆来说,《六九乐章》纪录了他这一路从Zero到Hero的音乐旅程,再从Hero到Zero的归零、重整,开启另一个新阶段的开始。陶喆说:“我的MP3里没有R&B也没有嘻哈,几乎全是摇滚歌曲。其实我从小就听摇滚乐,受许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摇滚巨星的影响,算是怀抱着摇滚梦长大的。”    尽管外界对陶喆的新专辑褒贬不一,不少习惯陶氏慢歌的乐迷认为这张专辑的摇滚口味太重了。陶喆说:“每个人都有评价的权利,我并不排斥。但是我永远有我自己的准则,并

    上一篇:黄渤、马云互相调侃:咱俩的长相都打了折扣

    下一篇:没有了